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业绩疲软,高端之困,金种子酒任重而道远

综业快报 2021-5-28 15:30 135人围观 原创          

近日,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金种子酒”)发布2021年一季度报告显示,实现营业收入2.94亿元,同比增长52.11%;实现净亏损4864.63万元,2020年同期净亏损为2621.00万元。 

图片来源:上海证券交易所

公开资料显示,金种子酒1998年成立于安徽省阜阳市,实控人为阜阳市国资委,属于中国大众名酒中的实力品牌,现有“金种子”、“醉三秋”两个中国驰名商标、一个“中华老字号”产品“颍州佳酿”,曾获得“中国名酒典型酒”、“苏浙皖赣沪名牌产品50佳”等荣誉,是国内柔和型白酒的代表。

业绩疲软,Q1净亏损4865万元

2020年刚扭亏,金种子酒2021年一季度净利润约亏损4864.63万元(约4865万元)。据2020年报显示,金种子酒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0.38亿元,同比增长13.5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940.61万元。

图片来源:上海证券交易所

此次亏损,并非第一次。2020年一季度,金种子酒也并未能扭转颓势。2020一季度报显示,实现营收1.94亿元,同比下降32.94%,亏损2.26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盈利898.11亿元,扭盈为亏。

自2012年创历史新高后,金种子酒便开始持续下滑。甚至,金种子酒2016年的营收,只相当于洋河股份在安徽区域的销售额。

直至2018年,金种子酒净利出现了久违的大幅增长,从2017年的800多万元飙升到了1亿多元,同比增长了11倍以上。其主要原因在于金种子酒原麻纺老厂区土地及附属物被政府作为棚户区改造进行征收补偿产生的收益,因此公司扣非净利润仅为1700多万元。

而在没有“补偿款”收入的2019年,金种子酒成为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唯一亏损的企业。

同时,金种子酒的经营现金流也敲响了警钟。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84亿元、-1.74亿元、-1.438亿。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近些年,白酒行业二八分化严重,头部企业的发展挤压着其他企业的生存空间,对于品牌定位不甚清晰,又缺乏放手一搏勇气的金种子酒而言,未来的道路可能会变得更加艰难。

难解的高端之困

业绩下滑、净利润亏损,金种子酒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并不像其他白酒股一样抢眼。金种子酒曾参与竞争徽酒中档市场,还推出了柔和经典、颍州佳酿升级款等产品,试图优化产品线。但其中高档系列产品成绩并不如人意。

为了抢占高端市场,金种子酒曾两度提价。金种子酒方面也曾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主要是公司以往中低端价位产品已经难以适应当前市场。

2020年,金种子酒重新构建了产品矩阵,推出“醉三秋1507”和“馥合香系列”产品,并将金种子馥合香定位为徽酒中第一款聚焦次高端高度白酒的战略性产品。同时,专门成立了馥合香酒业公司,从品牌传播到市场运作的资源都聚焦到金种子馥合香系列产品。

如此来看,金种子馥合香型产品,已成为金种子酒争夺次高端市场份额的拳头产品。然而据2020年三季度报来看,效果不尽如人意,金种子酒旗下中高档酒贡献的营业收入约为1.5449亿元,与去年同期2.8888亿元相比,降幅达46%。

2021年1月1日,金种子酒的全资子公司阜阳金种子酒业销售有限公司发布通知,为了保障公司年初战略规划有效实施,将金种子馥合香系列产品打造为安徽次高端白酒战略大单品,将馥合香·馫15渠道供货价上调30元/瓶,终端零售指导价格调整为398元/瓶;馥合香·馫20市场价格上调60元/瓶,终端零售指导价格调整为618元/瓶。

3月1日,阜阳金种子酒业销售有限公司再次发布通知称,金种子年份酒系列以及柔和系列产品在现有产品开票价基础上上调8%-10%。

其实,近些年,金种子酒却逐渐掉队,金种子酒因业绩亏损成为四大徽酒中的倒数第一。能否成功抢夺高端市场份额,金种子酒任重而道远。

同时,提升品牌力以及省外扩张才是徽酒的破局之道,品牌将是核心竞争力。在白酒快速消费升级过程中,消费者变得更加理性聪明,更加精打细算和更注重品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